郭雷代表:激励合理才能充分释放科技潜能

发布: 2017/03/14 13:18

中国科学院院士郭雷代表手中的政府工作报告变成“花脸”——横线、对号、感叹号、波浪线……空白处写满了字。“每一句话我都会认真看。谈到科技创新,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科研环境和人才,报告中‘充分激发科研人员积极性’是我在这方面关注的几个重点之一。”

“什么样的政策、制度和环境才能充分激发科研人员积极性,让知识分子把自己的才华和能量充分释放出来?”他在“充分”二字下重重地画了一笔。“为了使激励初衷不走样,我们在制定相关政策时,应该注意三方面问题:激励的方向是否正确?激励的方式是否适度?激励的效果是否理想?”

从某种程度上说,评价体系和奖励机制代表着激励的方向。从事科研工作30多年,郭雷代表参加过国内外众多学术评审工作。在他看来,我国科技奖励制度需要进行彻底改革。“以自然科学奖为例,许多获奖成果并没有正向激励作用,相反会起到不良示范作用。”郭雷代表说,问题的关键出在评审机制“外行评内行”。郭雷代表认为,目前部分不合理奖励产生的负面作用不可忽视,应进一步大幅减少奖励数量,“奖励数量真正降下来之后,其等级设置也就没有必要了,奖励的正向激励作用将更有保障”。

在激励方式上,郭雷代表笑言:“现在各种各样的人才‘帽子’满天飞,大江大河大山的名字几乎都被用完了。”不仅“帽子”多,不少人才计划还推出了“青年版”,并且有不同的年龄限制。在这么多诱惑和压力下,有多少青年人能安心去做更具探索性的原创性研究?郭雷代表很喜欢宋代王安石的一句名言:“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科研工作亦然,只有人之所罕至的地方,才能多出原创性成果。

他认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激励措施的“缺位”问题和“过度”问题并存。因此,郭雷代表说:“应该将激励重点放在建立良好学术环境上,放在自主科研能力建设上,放在大批默默无闻的实干者上。”

“我们正在着手改变。比如中国科学院学部已经正式启动关于我国科技评价与奖励的问题与对策研究咨询评议课题,科技界人士也在不同场合不断呼吁。”郭雷代表说,“知易行难,再难也要做。中国的发展只能依靠改革创新,我们必须建立良好的创新环境,让蕴藏在科研人员中的巨大创新潜能充分发挥出来。”


(来源:科学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