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数学家协会前主席露丝·哈斯寄语:改变现状,促进数学领域女性职业发展

发布: 2021/11/12 09:37


编者按:近日,《Notices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2021年11月刊1689-1691发表了美国女数学家协会前主席(任期2019年-2021年)露丝·哈斯(Ruth Haas)所著文章。露丝·哈斯是夏威夷大学马诺阿分校数学教授,她分析了当前数学领域女性总体发展趋于停滞的现状,并探讨背后的原因,同时呼吁改变学科现有文化,采取措施促进数学领域女性职业发展。

 

当前现状:女性在数学领域的总体发展趋于停滞

如今,关于女性在数学领域的地位有很多值得关注的地方。2014年,玛丽亚姆·米尔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获得菲尔兹奖;卡伦·乌伦贝克(Karen Uhlenbeck)于2019年获得阿贝尔奖;今年早些时候,梅兰妮·玛切特·伍德(Melanie Matchett Wood)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艾伦·沃特曼奖;在今年四月份,琼·伯曼(Joan Birman)和吉里欧拉·斯特菲拉尼(Gigliola Staffilani)入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该领域还推举了两位女性吉尔·皮弗(Jill Pipher)和露丝·查尼(Ruth Charney)蝉联其最负盛名的学会——美国数学会的主席。然而,总体而言,数学领域的女性人数已经停滞。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国家科学与工程统计中心2021年度最新报告《科学与工程领域的女性、少数族裔和残疾人》所显示,“在过去的20年里,获得数学和统计学学士学位的女性比例出现了下降,获得硕士学位的女性比例停滞不前,获得博士学位的女性比例从1998年的25.7%上升到了2008年的31.1%。尽管获得博士学位的女性人数有所增加,但该比例随后在2018年下降至28.0%。”通过对数据更进一步的观察表明,在统计学领域,女性的比例要高得多(2019年为39%),虽然我们对此结果表示赞赏,但如果不将统计学领域人数计算在内,2019年其他数学领域的博士生中只有26.8%为女性。在顶级学术活动的比例上,数学领域女性下降或退出率远高于男性的趋势仍然存在。女性获得了大约42%的本科学位,而博士学位只有27%(见下图);女博士数学家占助理教授的33%,而仅占到了正教授的18%。更具说服力的是,41%的非终身教职(或同等情况)的博士数学教师是女性。


 

追根溯源:数学领域女性面临的诸多困境

一直以来,有许多很著名的项目可以帮助女性加入和完成数学领域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加强研究生教育多样性项目(Enhancing Diversity in Graduate Education,简称EDGE)、卡尔顿学院的暑期数学项目、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女性暑期项目、内布拉斯加州的本科生大会、史密斯学院的女性Post-Baccalaureate 项目,高等研究院的女数学家计划。许多女性由于这些项目在数学方面取得了成功。其中大部分项目已不再获得资助。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告诉我们,尽管我们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这些项目在解决女性在数学领域的“问题”方面并没有“动摇”。大多数项目都旨在让女性做好准备,迎接研究生阶段的严格考验。所有这些还有其它一些项目都致力于改变目前女性的研究状况,这是一项代价巨大的事情。事实上,我们需要做的是“改变文化”。

此外,让许多女性望而却步的不仅仅是入场券,而是我们现有体制中的各个环节。数学中普遍存在的评审过程自诩是客观的,然而当我们看到一个女性名字时,下意识里偏见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女性仍然面临交流中不受欢迎和服务期望不相称的困境,致使学术对她们而言并非理想之地。最重要的是,顶级学术生涯的社会和经济成本很高。在获得R1(美国对大学按照科研活动程度分类,R1指最高程度的科研活动)终身教职之前,大多数新晋数学家现在必须担任多个短期职位,这其中最好的是报酬合理、教学负担低的博士后。但几乎所有这些职位的任期都非常有限,这些新数学家在获得永久职位安定下来之前不得不多次变动。这就需要经济上和来自家庭的支持,方可将事业放在首位。因此这份工作必须足够有意义,才能让牺牲变得值得。

几年前,《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作为顶级数学家的女性相比男性不太可能相信自己是顶级数学家》的文章。这篇文章讨论了STEM中女性代表性之所以不足,或许部分原因在于女性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同样,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过,男性在仅仅达到60%的标准时就可以申请工作或晋升,而女性只有在100%达到标准后才能申请。许多研究表明,竞争并没能像激励男性那样激励女性。男性通常更渴望竞争,竞争会提升他们的表现。但这对女性来说并不一定如此。在数学领域,这意味着女性往往并不做自我宣传,而这恰恰是获得成功所必须的。

 

呼吁变革:疫情背景下改进数学文化迫在眉睫

转型变革的呼声越来越高,露丝·哈斯对当下的一些举措充满希望。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STEM公平成就”(STEM Equity Achievement,简称SEA)变革计划致力于推进机构转型,以支持STEM学科的多样性、公平性与包容性。美国女数学家协会近期被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授予一笔拨款,主要用于旨在改进数学文化的多项举措。在这些举措中,包括:拓展成功的“女性参与”研究网络,该网络使女性能够共同创造伟大;召开研讨会以促进不自觉偏见与不易沟通者之间的观点交流,帮助数学家们理解和推动他们所在机构的变革;还有职业发展机会,以帮助女性在我们的职业中步入领导角色。

当我们从全球传染病大流行的危机中走出来时,改变迫在眉睫。自从新冠肺炎大流行以来,女性经历了不成比例的失业人数。美国劳工统计局2020年9月的数据显示,退出劳动力市场的女性人数是男性的四倍。据美国媒体Econofact的报道:“这次经济衰退对男性和女性所造成的影响与过去的衰退不同,这一事实也可能对家庭和经济复苏轨迹产生更广泛的影响。”数学和科学领域的女性也遭受了不成比例的影响。《自然》上的一篇文章称,“女性研究人员,尤其是那些处于职业生涯早期阶段的受到的打击最大。在诸如arXiv这样的预印本服务器上,男性作者的提交数量增长要比女性作者更快……”这篇文章继续提出了一些关于如何支持和鼓励女性参与研究的初步建议,包括更改评估标准、设定配额和去污名化监护。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院正在进行一项快速研究,重点关注新冠肺炎大流行对从事科学、工程和医学领域学术的女性职业潜在影响的早期指标。

(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Notices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或美国数学会的观点。本文有删减,原文见《Notices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November 2021Volume 68,Number 10,1689-1691。)


致谢:感谢中国运筹学会前理事长胡旭东研究员的建议!

 

CSIAM女性应用数学工作者委员会

ORSC女性工作委员会联合策划

翻译:图南 莎莉




上一篇 下一篇